发彩网|危险废物鉴定,固体废物鉴别,固体废物利用,固体废物处置—南京国清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发彩网|危险废物鉴定,固体废物鉴别,固体废物利用,固体废物处置—南京国清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新闻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环保资讯

 是到了 该低头看看土地的时候了。

继国家发布“大气十条”、“水十条”后,“土十条”(《土壤污 染防治行动计划》)日前颁布。计划开宗明义:“当前,我国土 壤环境总体状况堪忧,部分地 区污染较为严重。”各省(区、市)要以影 响农产品质量和人居环境安全的突出土壤污染问题为重点,制定土 壤污染治理与修复规划。

此前,国家已 在各地实施多个试点,修复污染土地。台州,正是其中一个试点。2010年起,该市着 手修复因电子拆解而被重金属和多氯联苯等有机物污染的“重病”土壤。4年多过去了,土壤怎么修复?效果怎么样?是否可复制可推广?会不会有二次污染?

土壤“病”了

20多年前,浙江台州椒江港码头,一艘艘从美国、日本等 地驶来的货运船停泊在这里,工人们依次卸货,废旧电器、金属部件、电路板、电线、废塑料 等被当地人称为“洋垃圾”的固体 废弃物堆成一座座小山,再被分送到温岭、路桥等地。

“洋垃圾”将在那里被拆解,分离出铜、铝、铁等金属。这些金属材料,为温岭、黄岩的 汽摩配件制造业,路桥、玉环的 阀门配件制造等产业提供了基础材料。每年,台州还 有超过百万吨的黄铜、钢铁销 往国内大型冶炼工厂。

然而,这本应 是循环经济典型的电子拆解业,却因为 粗放的作业方式,种下了“毒”果。

谢仙平,峰江街道苍东村村民,今年35岁,他已和“洋垃圾”打了快20年的交道。

上世纪90年代末,谢仙平 家的小作坊最热闹的时候,门前屋 后堆满了废旧电器,100多位工 人拿着榔头和锤子,“哐哐”敲开散热器外壳。废旧电 脑的芯片被放进盆里,倒入硫酸,放在火上烧,先把芯 片上的塑料烧掉,然后一 遍遍地洗出铜和铁。

谢仙平 一点点地看着村里的河道变浑、变黑。土壤的 变化不容易看出来,但“洗垃圾”的水和 溶液会流到土里。很多年前,村里的 土地里已经种不出好粮食了。农田也 被电子垃圾侵占,一点点荒芜。

2007年开始,省地质 调查员对峰江街道和新桥镇全境进行土地质量调查,出具的报告中,调查小组用“显著影响土地质量”一句话概括环境问题。

修复之路

再难以割舍,电子拆 解业也要整治了,不然土壤的“病”无法解决。2010年5月,有关方面划拨路桥区10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污 染土壤修复试点。这也是 全省第一例土壤污染修复的项目。

项目选 在峰江街道山后许村变压器市场附近的一块土地上,面积12500平方米,这块地 上曾经堆满待拆解的变压器。这块土地修复,分为两个阶段。首先是调整种植结构,停止种 植一切可食用农产品。第二步,是解毒,考虑到 二次污染的风险以及成本,中科院 南京土壤所和杭州高博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决定采用生物修复法。

高浓度 污染土壤被剥离出来,经过破碎疏松后,添加营养剂、菌剂,放入大型容器,进行生态堆制修复。低浓度污染土壤,则种上美人蕉、香蒲等湿地植物。“土壤加水后,处于厌氧环境中,湿地植 物的根系能和土壤中的厌氧菌共同作用,分解有机物。”项目负责人表示。

修复的过程,花了整整两年。2012年,省环境 监测中心对该地块进行检测,土壤污 染危害风险降到了安全水平。

但修复的成本有些高。山后许村这块地,每亩修复价将近50万元。而据了解,生物修 复的均价还比物理、化学修 复便宜将近三分之二。

在另外 一些被污染的土地上,一些环 保人士也在进行更经济实惠的尝试。

2005年,黄岩人 胡国良承包了峰江街道的一片地,准备做苗木生意。第一批 水杉和香樟种下,不到2个月就全死了。换了四五个品种,不是枯死,就是半死不活。

胡国良 买回一大堆土壤相关的书研究。几个月后,他小心 翼翼地种下珊瑚、女贞、印度芥菜等草木。没想到,还真活了。

南京土 壤所的研究人员也来到峰江,每个月 对土壤和胡国良种的植物进行检测。“种粮食不行,不代表种草、种树不行。”南京土 壤所的研究人员说,一年又一年,数据显 示这片土地让人欣喜的变化,这些观 赏类树木正在慢慢地吸收着土壤里的重金属。

如今,胡国良 的绿植推广面积达到9000亩,他也在 筛选着新的品种,从高污 染土壤到低污染土壤,从加拿 利海枣到海州香芦,有的树活了,有的枯死了。但他会一直做下去。

任重道远

与水污染、大气污 染以治为主的思路不同,“土十条”突出防和控,首要任务是摸清家底,目标也很长远——到本世纪中叶,土壤环 境质量才能全面改善。

作为试点,台州在2011年公布“清洁土壤行动方案”,全面开 展清洁土壤行动,加快解 决土壤污染问题。到2015年,全市形 成较为完善的土壤污染防治工作机制,土壤污 染防治政策体系基本健全,全市基 本消除重大土壤安全隐患。重点防 控领域是金属表面处理及热处理加工行业、含铅蓄电池制造业、固废拆解业、金属熔炼业。

而在路桥,要防控 的领域更为集中——固废拆解业。

持续近20年的低、小、散拆解点被依法取缔,露天拆 解和露天焚烧被严厉禁止,原先布 局散乱的拆解企业集中到金属再生园区。在占地1600亩的现 代化标准厂区里,采取封闭式“圈区管理”。整个园 区只有一个主入口和主出口,没有价 值和不符合环境保护标准的废物和“洋垃圾”禁入。

园区管 理部门与企业约法三章:所有废 物废水经预处理后,必须再 进入园区处理站集中处理;拆解产生的线路板、废矿物 油等危险废物分类收集,委托有 资质的单位处置;下脚料 和废塑料由管委会统一清洗,工业垃 圾采用裂解工艺代替传统的填埋。

“厂区地 面经过硬化处理,能够隔 绝大部分油污以及溶液渗入地表。目前所 有涉及气割的废旧电器处理都需要在特定空间进行,绝大部 分废气和废油都被回收了。”园区管 理部门工作人员表示。

友情链接:    乐购彩官网   198娱乐彩票   乐购彩官网   送38彩金的彩票app   众彩网网址是多少